探索文化問題
文訊影片
文藝資料中心
首頁 / 認識文訊 / 關於文訊
關於文訊
> 發布日期2011-07-26
《文訊》創社緣起
1983年7月1日,《文訊》由國民黨中央文化工作會創辦。初期的目的在為文藝作家服務,蒐集、整理文學史料,為文學歷史奠基,幾年內就做出了一些成績,頗受文藝界、學界的稱讚。但《文訊》不以此為滿足,每期藉專題企畫的方式,探討不同階段的文學發展,將各個階段的作家作品、學術思想記錄下來,肯定前輩作家的文學表現,也重視文壇新秀的努力創新。
《文訊》不僅致力於文學史料的蒐集、整理及研究,並試圖呈現完整的藝文與出版資訊,報導作家創作與活動。既重視城市文學的繁華典雅,亦從不忽略地方文學的純樸動人。發行二十多年來,重點始終放在現當代台灣文學整理及研究上,成績粲然可觀,誠為研究當代台灣文學必讀之文學刊物。由於長期的用心經營,我們獲得文藝界及學界普遍的肯定,已經成為台灣現代文學的資料庫,可說是台灣文學發展的檢驗指標。

雜誌內容
◎在「人文關懷」中,邀請著名學者、文化評論家探討當前文化與社會現象。
◎「人物春秋」可以看到資深作家的智慧風華、中生代作家馳騁文壇的心路軌跡、年輕作家的初試啼聲,以及學者致力研究的學思歷程。
◎每期以「專題企畫」方式探討不同階段的文學發展與趨向,不少議題已觸發許多台灣當代文學工作者繼續鑽研及深化。
◎每期製作「各地藝文採風」,更逐月地記載當月的「文學記事」,企圖為台灣文學留下史料;並把觸角延伸至世界華文文學,製作「全球華文文學通訊」。
◎「文學新書」每月介紹50~80本當月文學新書,清楚記載新書資料及內容提要;另有書評5~7篇介紹國內外好書。

發展方向
「快速報導文藝資訊、準確評析文學表現、深層探索文化問題、生動描繪文人風貌」,是《文訊》不變的編輯方針及努力方向。原以史料性、學術性口碑著稱的《文訊》,幾經改版後更突出資訊報導、深度發掘文化議題,並追蹤記錄對社會文化影響日趨深遠的出版活動。邊緣/弱勢的文壇活動,則是《文訊》長期關懷的報導場景。
除了編輯刊物外,《文訊》更發揮長期資料累積的能量,承接政府文化單位委託的專案。藉著雜誌的定期出版,及專案研究的成果累積,提供文學、文化研究者,以及文學愛好者,掌握發展文化脈動最方便、最有效的管道。

現況及期待
帶著理想及使命感的《文訊》,在商業市場導向的社會,一路走來,充滿了艱辛與坎坷。2003年1月,國民黨宣布停止對《文訊》的經營,當停刊的消息經由媒體披露出來,從四面八方湧進了許多的回應與關懷,一篇篇支持鼓勵的報導與專論,不僅鼓舞了同仁的士氣,也讓《文訊》有了新的轉機。
經過幾個月的努力,關係著《文訊》存續的「財團法人台灣文學發展基金會」終於成立,踏出再出發的腳步之後,《文訊》仍然必須尋找一切可能的資源與合作,面對市場的嚴格考驗,努力儲備永續經營的能量。

學者專家眼中的《文訊》

  • 《文訊》所推出的專輯,皆富有意義,由專業的名家來提供高見,對於當代的文運及文學批評貢獻頗大。尤其難能可貴的,是對古典與現代、民族與鄉土能維持圓融平正的態度。(余光中/中山大學榮譽退休教授、作家)
  • 許多文學的小花,在歷史的陡坡上自開自謝,以為再沒人欣賞到它了,而《文訊》卻將萬萬千千回憶中的繽紛彩色,織成永恆的花之海。(黃永武/學者、作家)
  • 《文訊》的一小群人,好像是一具永遠載滿油料的火車頭,終年累月不眠不休地向前狂奔。(張默/《創世紀》詩刊總編輯、詩人)
  • 《文訊》有項傳統的美德始終貫徹如一,就是尊敬老作家,也不忘記提攜年輕的新作家,重視當紅作家,也時時關懷被人遺忘的寂寞作家。(隱地/爾雅出版社發行人、作家)
  • 《文訊》所提供最有價值的文獻,除了學術論文和一般論文外,最大的貢獻是發掘、收集、保存、整理、出版和傳播現代和當代文學史料。(張錦郎/前國家圖書館編纂)
  • 近幾年來,文藝及大眾傳播工作人士逐漸形成共識,每當碰上文學資料上的疑點,第一個尋求協助的單位,大都是《文訊》。(陳信元/佛光大學文學系副教授)
  • 《文訊》這些年來,跨越了海峽的天限,讓八方風雨,共聚一堂,在文化及文學的交流上,扮演了一個積極而生動的角色。(高大鵬/東吳大學中文系兼任教授、作家)
  • 《文訊》期期有專題,發揮了參考書的效果,所累積的文學史料,已成研究者不可或缺的寶庫。(周玉山/世新大學口傳系副教授)
  • 《文訊》勇敢地面對當前台灣的文藝生態,讓從事嚴肅文學的作家們尋回應有的尊嚴。(鄭春鴻/和信治癌中心醫院文教暨公共事務部主任、作家)
  • 我讀《文訊》多年,每期至少以六~八小時精讀其中篇章。《文訊》用稿審慎精密,已代讀者做了第一手的資訊篩選。(廖輝英/作家)
  • 《文訊》是一份「拿文學當文學看待」的刊物,串起200期內容,可將台灣近二十年文學歷史時空經緯現象,浮現出清楚的輪廓。(顏崑陽/淡江大學中文系教授、作家)
  • 200期來《文訊》孜孜為繼,一一記錄文壇狀況,匡扶民間以及「非主流」的藝文活動,倡導華文文學的流別等,其中的耐力、見解與情懷令人感佩不已。(蘇其康/文藻外語學院校長)
  • 《文訊》不僅是台灣文學忠實的紀錄者,更是一處文學的園林,她以包容的態度,讓文學界有了瞭解與砥礪的機會。(葉海煙/東吳大學哲學系教授)
  • 《文訊》之值得尊敬,就在於它並不是為黨服務,而是超越政治去服務整個社會。《文訊》應該贏得它應該有的尊敬,因為它為台灣文學保存了豐富的歷史記憶。(陳芳明/政治大學台文所教授兼所長、作家)
  • 《文訊》的視野從來不只看到檯面與都會,總體呈現了某種歷史軌跡,加上本土與中國的兼顧,乃有著真正實質的文化觀照。(林谷芳/佛光大學藝術所教授兼所長)
  • 《文訊》為台灣文學史料記錄整理,見證台灣文學發展,不僅是獻給台灣,更是獻給世界研究台灣文學者的資料寶庫。(詹宏志/PChome董事長)
  • 在政治化的處境中,堅持文學作為,不正是《文訊》近二十年來一貫的態度與遭遇嗎?(龔鵬程/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)
  • 《文訊》每年舉辦的青年文學會議,別具慧眼的設定新生代為論文研究發表對象,尤可見其為台灣當代文學培養新血的殷切期待與不凡眼光。(張瑞芬/逢甲大學中文系教授)
  • 《文訊》一路走到200期,已經形成一個敘事風格,及前瞻風格的文化信念,是台灣文壇引以為傲、並需好好保護的伯勞鳥。(張錯/美國南加州大學教授、作家)
  • 《文訊》是一份全方位而又多元化的文學、文化資訊刊物。自創刊以來,為研究者提供極豐富的資料。它負起了把台灣文訊向外傳播及推廣的重責,近年更添上全球華文資訊溝通的要務,對關心文學文化的讀者來說,可以說是極寶貴的貢獻。每期特別安排的專題,更見編輯者的用心和敏銳觸覺。這是一份難能可貴的刊物。(盧瑋鑾/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文學研究中心客座教授、作家)
  • 《文訊》以文學專題的討論為主,也尊重重要的文學人物,並為他們作介紹,同時也全面蒐集台灣文學的出版和活動資料;除此之外,《文訊》還出版叢書,策劃系列的大大小小研討會,主持與文學有關的形形色色展覽會。翻閱《文訊》,我為曾經擔任它的作者感到驕傲,也希望各界能繼續在多方面支持這份極為難得的文學刊物。(楊松年/佛光大學文學系教授)
  • 《文訊》秀雅活潑,欄目豐富,視野開闊。多年來,在文學領域觀潮,論書、品鑑人物,為傳播文學訊息、溝通兩岸文壇而辛勤耕耘。其評論研究,功在當代;史料保存,利在千秋。願《文訊》在未來為傳播中華文化,促進兩岸交流,做出更大的貢獻。(楊義/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所長)
  • 華語文學界無人不曉《文訊》!一冊《文訊》在手,當今台灣文學、中國文學之事盡在心中。它集歷史與現狀、作家與民間、圖與文於一身,是我們文學大廈一個漂漂亮亮的窗口。(吳福輝/北京中國現代文學館副館長)
  • 近二十年來,《文訊》在台灣文壇是一個重要的存在,幾乎不可設想一個沒有《文訊》台灣文壇。或者說,沒有《文訊》的台灣文壇,必將失色不少。(朱雙一/廈門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研究員)
  • 《文訊》對台灣文學發展貢獻良多,是大陸學者研究台灣文學必讀的雜誌,我為自己據說是在大陸唯一擁有全套《文訊》的學者而自豪。(古遠清/湖北經濟學院特聘教授)